请叫我绯衣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占有欲(脑洞 不完整)

——纯脑洞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





【序】
爱,是炙热的,美妙的,不可理喻的。

疏节和安歌就是如此。

这对林姓"兄弟"自幼就生活在一起了,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邻居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兄弟,感情深厚相依为命。而其中那份难以言说的感情又当如何安置。

【深夜街头】
"嘭!"猛烈的撞击过后是急刹车带来的刺耳到牙酸的尖锐声音。地上躺着的是一个清秀少年,仍有意识但膝盖以下反折变形,头上的冷汗和青白的面色可知他正历经着难以忍耐的疼痛。

"你怎么样!啊!是不是腿断了?我,我马上叫救护车!"
车里下来一个惊慌失措的男子,哆嗦着打着电话,口不择言颠三倒四了半天才说明白身在何处。再看那少年已被疼痛折磨得昏死过去。

【医院】
"安歌!安歌!"
一个与急诊室内眉眼几分相似的少年飞奔而来,被门外护士拦住。
"您是家属吗?"
"我...我是他的哥哥。"
颤抖着在那张薄纸上签下了自己名字,目送护士离开后,再没了那份儒雅。几步跨到那男人面前揪住领口刻意压低嗓音。
"你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严重!"
"我...我不是有意的,刹车...慢了...我......"
"滚!要是他有事,我要你儿子陪葬!"

整整三个小时。

"医生!我弟弟他......"
"别担心,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以后就不能想他现在这样自如了。如果好好照顾,虽然不能参加太过剧烈的运动,不过正常走路慢跑还是没问题的。"
"谢谢医生。"

【家】
"安歌,我熬了骨头汤,喝一点好不好?味道挺好的。"
他端了碗香味诱人,煮得发白的热汤走进卧室。
"哥,我是不是废了,以后再也不能走路了?" 
疏节突然哽咽了一下,重新展开笑颜 。
"说什么呢,医生都说了,好好康复能好起来的。"
疏节将手中的汤药搁在床头柜上,跪立在安歌面前伏低身体虚靠在他大腿上。
"安歌,什么都会好起来的。"
"...对不起,哥。"

术后已近十天,疼痛感逐渐褪去。不知是因精心照料还是生活无忧,安歌竟是比先前丰腴了几分。

"安歌,我回来了。"
屋内的男孩推着轮椅迎了出来,语气略带撒娇。
"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再不回来我可就被你活生生饿死了。"
"我哪里能让你饿死,我是去给你换药了。"
说罢,晃了晃手里印着医院名称的一个大塑料袋。

晚上,疏节一如既往得坐在床尾,避开石膏的位置替安歌一点点从足尖按捏到腿根。
"这样啊,你以后重新走路就会更顺利一些呢。"
"嗯,谢谢哥。"
顺从的接过兄长递来的药片就着刚好入口的温水送服。他的哥哥总是这样的体贴,所有的一切事无巨细的为自己准备好。

【医院】
"您觉得我弟弟的腿...会怎么样..."
"如果正常情况下,一年左右可以行走,可是你如果坚持让他吃 那个 ,可能就算康复,会伤到神经,可能就,离不开轮椅了。"
"谢谢医生。"
"你这样对他,是......"
"如果这是您的道义,那我也不介意告诉您美丽的妻子和身居高位的岳丈,关于......"

【家】
安歌在家闲着没事,心血来潮的翻看着哥哥新配回来的药。
"什么嘛,根本看不懂是哪国语言啊,一定又很贵吧。"
随手拿了一盒将那奇怪的文字打进电脑,却发现了自己最亲近的哥哥给自己换的药,居然.........

"安歌,我回......"
房子里一片狼藉。掀翻的桌椅,随意丢弃的靠枕,地上是水渍和油污。
"安歌!安歌!你在哪里!"
疏节下意识冲进卧室,弟弟失神落魄的坐在床上,地上散落着药片,电脑屏幕莹莹发着光,一个个小窗口赫然都是那些药物的介绍。

"......安歌,我........."
"为什么!"
向来温驯的弟弟居然能朝着兄长怒吼,这是怎样的愤怒。
"对不起安歌,我不想......"
"你不想什么?不想让我走路?!"
"是!我不想让你走路!我甚至不想让你离开我视线一秒钟!满意了?!"
疏节原以为自己怎样都不会以这种态度对待自己的弟弟,自己的...挚爱,他原以为自己能够好好的绷住神经,扮演好一个好哥哥的角色,但这条已然被拉扯得纤细如发的神经,显然不如自己所料的那样坚韧。

"哥,你说了什么?"
安歌突然安静了下来,出乎意料的平静语气。
"哥,你是喜欢我的,对吧。是那种喜欢,对吧。"
疏节坐在床尾满是狼藉的地上,抱着膝盖沉默不语。安歌看着坐在地上,像突然断了电的兄长。
"哥,你难道还真以为我这么多年一直这么听话,仅仅是因为我们是兄弟吗?就算是你把我带离孤儿院的,难道会没有一丝叛逆吗?"
疏节突然抬起头看着那个理智冷静弟弟,内心说不出的复杂。高兴?当然,可是......
"哥,我都知道了,你还是打算这样吗?"
疏节好像喉咙口狠狠塞了一团棉花,无法开口更不能呼吸。
"...安歌,你,打算怎么做。"
他似是在等待审判的囚徒。
"我接受。但这个药..."
"不吃了!一定不吃了!"
疏节猛得窜起顾不得眼前一黑狠狠抱住了这个肖想了近十五年的男孩。

"哥,陪我复健。"
"好。"
"我不喜欢鱼汤,我喜欢骨头汤。"
"好。"
"再也不想喝粥了。"
"好。"
"我爱你。"
"...我也是。"

评论(4)

热度(1)